大家认为最深刻的电影台词

  • 时间:
  • 浏览:180

  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等待,我不知道她等了我多久,我一直以为我不会再有机会见到她,突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不知道怎么讲第一句话,告诉她,我真的很爱她。

  原来尘有很多烦恼是很容易解决的,有些事只要你肯反过来看,你会有另外一番光景,

  相同的历史时期,恋爱中的男女有着各自不同的告白方式。在已经逝去的时光中,当年浪漫的一刻是两个人的记忆。也许你已不再年轻,但电影却记录了当初爱情最新鲜的味道。如今,每当我们被生活中的点滴触动心灵,脑海中总有电影经典镜头的闪过,宛若那一道道流星,点燃了我们情感的共鸣

  (同期)小时候,看着满天的星星,当流星飞过的时候,却总是来不及许愿;长大了,遇见了自己喜欢的人,却还是来不及。

  感情内向的山村教师小璐在爱情的道上苦苦跋涉,却总是抓不住属于自己的那份情缘,虽然这一次她离那份情缘如此的贴近。

  影片《停不了的爱》讲的是医生东在赴内地巡诊的过程中结识了山区希望小学的教师璐。感情、事业一帆风顺的东被诊断出患了癌症,东断然决定与女友分手,璐无微不至地照顾东,愿意陪伴爱人走完最后的人生。但最终东还是选择随原来的女友去国外治疗,留下璐独自一人苦守着一段还没开始就已结束的爱情……

  东就在那一刻无可地消失了,就象小时候的那颗流星,或长或短或深或浅地藏匿到璐的记忆深处,她把他当作自己的秘密,少女时期不求回报一味付出的爱情,任凭思念的种子发芽,让那张模糊的脸在回忆里无药可救地生长。

  这是属于一个人的爱情,在儿时那颗流星消逝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总是在猜,那个随流星去的遗憾属于谁?属于别人还是属于自己?事实告诉了我们答案,那份遗憾其实深深埋在我们自己的心中。

  经历了这样一场没有结果、只有眼泪的爱,她终于可以成一只蝴蝶,长成一朵怒放的花,或者,是满目的阳光下田埂里金的向日葵。面向太阳,真色如金。

  (同期)“从现在开始,你只许疼我一个人,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都要做到,对我讲得每一句话都要,不许我,骂我,要相信我,别人我,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我,我开心了,你就要陪着我开心,我不开心了,你就要哄我开心,永远都要觉得我是最漂亮的,梦里也要见到我,在你的心里面只有我,就是这样了。”

  一部电影可以让“河东狮吼”这个恐怖名词变得柔情蜜意,明明一部看似女权主义的片子,而感动了大多数的男性,当张姓女子以“爱情主人”的身份对古天乐说“梦里也要见到我,在你的心里面只有我”那段经典台词的时候,女人对感情的表现得淋漓尽致,但却丝毫不妨碍男人们被张姓女子感动得稀里哗啦,更不会去计较那点可怜的被“河东狮”一地的狼狈。

  在爱情的魔方中,有时候怕也是一种爱,凶是另一柔情。张姓女子的狮吼催人泪下,这只“河东狮”不再是一肚子凶悍,她有着极其的爱情,敢爱敢恨。在她看似的语言中,人们看到了她对爱情的和钟情,她理想化地给予了爱情太多的负重,甚至包括了她的余生。

  想起了大话西游,朱茵在孙悟空的脚底板上点了三个痣,并任性而刁蛮地说的那句话:从现在开始,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属于我了,包括你,就油然而生了对爱情、对宿命的感动,事实上,有些话语可能仅仅是我们无意间的流露,但却要我们付出一生的时间来书写话语背后的潜台词。世界上本没有应该不应该,如果太计较,你就永远参不透这多舛的尘缘。

  (同期)我和她接近的时候,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我对她一无所知,57个小时之后,我爱上了她,六个钟头之后,她喜欢了另一个男人。

  这是电影《重庆森林》里的一句台词,影片由两个基本不相干的故事构成。两个故事之间的关系就象擦身而过的金城武和王靖雯,无限趋近,却无缘相交,“只有0.01公分的距离”。

  在这森林般的钢筋水泥中,人人都忙着追求自己的影子,想在孤独的阴影中寻找安全感。于是擦肩而过的两个人可能相知,相识,甚而终生相伴,也可能就只是擦肩而过,如同两列飞驰而过的火车,只在某个瞬间经过同一个道口。《重庆森林》的故事结局,就如同生活的结局,只是周而复始,象空气中尘埃,碰撞又纷飞。

  森林里是产生童话的地方,偶遇,分离,哪怕隔了一棵树也看不清情人的脸庞。钢筋水泥的楼房也能组成森林,只是没有挪威的雪。然而王家卫的《重庆森林》却不在重庆,当然也不在,他所为我们讲述的“重庆森林”,其实是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各有一片树叶,树枝又在谁的心里?如同那句“0.01公分”的台词,《重庆森林》整部电影充满了偶然与必然,人们永远在变,永远不变的是:有些人对有些事的态度。

  影片《星愿》中的这句话被影迷称为“最具小资悲情”的电影台词,而这段超越时空的爱恋也在看似毫无新意的故事展述中,一点一点浸湿了观众的眼眶。不可能再遇的她,不可能更遥远的亲近,一切似乎伸手可以触摸,甚至可以闻到她发间的味道,但伸出的手却向风一样消逝,说出的话更象那流星,只是一个浪漫传说的诺言。

  影片主人公洋葱头,是一个失明的哑巴,父母双亡的孤儿,但他性格乐观,况且他还有唯一的朋友女——秋男陪伴着他。一天,洋葱头聪被车撞倒,醒来时已进入另一空间,原来已死去并正等候前往北极星开展另一新生。洋葱头忽然悲从中来,将自己短速一生的委屈尽情倾吐给了,为之动容,特准他重回五天,将未完心事了结。

  洋葱头的灵魂重新返回了,五天里,二人方知是如此的相爱,就在二十三年难得一见的流星雨之夜,他们依依不舍地分别,洋葱头与秋男许愿,无论相隔多远,都答应对方,要好好面对未来的岁月……

  影片《星愿》诉说了这样一个人难解的情结:感人的真实情意,平淡的叙事风格,如生活的水流,在不知不觉中打动,男女主角共看流星雨的更足以让人泪下。

  上榜感言:如果哪天你本该向左转的时候尝试着向右转,或许会有奇迹发生 经典指数:★★★半

  迷宫般的城市,让人习惯看相同的景物,走相同的线,到相同的目的地;习惯让人的生活不再变化。习惯让人有种莫名的安全感,却又有种莫名的寂寞。而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习惯会让你错过什麽。这就是电影《向左走,向右走》告诉我们的有关城市爱情的感言。

  《向左走,向右走》,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城市,而且只可能发生在城市的爱情故事。英俊潇洒的金城武,长发下飘着忧郁的酷;美丽的梁咏琪依然清纯,长成大女孩的她还多了几分成熟的魅力——这两个影坛的金童玉女,在2003年的夏天,一起走入了一个梦一般飘渺的都市爱情故事……在故事里,梁咏琪向左走,金城武向右走,他们是生活在同一幢公寓里的邻居,匆匆行走在几米笔下那个陌生而熟悉的城市,无数次擦肩而过,一次次期待的邂逅随风而逝。但就象电影台词里讲的,“生命中充满了巧合,两条平行线也会有相交的一天。”,终于有一天,两个人相遇了。

  两条平行线只要相交,就注定开始纠缠一生,不管中间是否短暂分离。同几米漫画里的人物一样,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行走轨迹,而关于爱情的追寻亦从来没有停止过,但习惯和规律让我们失去了发现的冲动,当我们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时,如果你停下脚步,环视四周,或许你人生的平行线上,与你相交的人就在你的左右。

  上榜感言:把握好我们手中的那张船票,不要误了时间,不要上错船 经典指数:★★★★

  在电影《花样年华》中,当周慕云在电话中向苏历珍说出这句台词时,我们的心在似乎在瞬间被击中,一个仿佛来自遥远时代的记忆在刹那间回归,间,我们已经分不清戏里戏外,人生如戏,戏里人生,谁属于我?我又属于谁?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通往爱情的船有无数条,但属于自己的船票只有一张,上谁的船,不上谁的船,谁又能断定。

  影片以六十年代的为背景,踏著往年情怀的旧梦,缅怀浮世缤纷的温馨。精美的旗袍、婉转的镜头、怀旧的场景,勾勒出一段婚外没有启齿的爱情。两个中的男女因为寂寞和相同的爱好,相互抚慰着心灵的苦恼,直到他们发觉原来彼此都是受者,可是他们的感情还是在情怯中无法开口。多少年过去了,在吴哥窟,那个男人默默的把心事埋藏在墙壁上,又仿似对着墙壁诉说一段凄美动人的故事。

  我们的人生和爱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处在抉择的痛苦当中,“如果,我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如果当天她真的答应跟他走,他们现在会不会还在一起?抑或注定分离,各分东西?不管当初是为了报复或色诱,抑或单纯的慰藉,到最后,剩下的,只是长长得犹如岁月一样的眷顾。

  (同期):你应该这么做,我也应该死。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人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你的剑在我的咽喉上割下去吧!不用再犹豫了!如果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这句曾经在几年前脍灸人口的台词至今仍被年轻人津津乐道,由于搀杂了孙悟空和紫霞仙子情感纠缠的语境,这段看似很滥的台词连同《大话西游》,竟然能引起了一个时代话语体系的嬗变。从校园到网络,这段经典台词风靡,成为70年代出生的人们所津津乐道的话题。

  在影片《大圣娶亲》中,周星弛把“一万年”这段台词说了两遍,第一遍的时候宝表情夸张,一副典型的无俚头造型,搞笑的效果极度地感染了我们,但第二次宝再次说出这段台词时,已经变得非常平静,场外的你我内心却已平静不下来。

  有人说《大圣娶亲》是部喜剧,有人说是个悲剧,这也正是那段“一万年”台词留给人们的思索。爱情的表达就是这么奇妙,真假又有谁能说得清,用手握住自己跳动的心,仍然无法下一分钟真实的况味。于是,所有的女孩子都喜欢把爱情加上个期限,“一万年”的经典也就应运而生,而真实的情况是,无论你,还是我,的谁都无法等到关于爱情期限的承诺。

  这是电影《半生缘》里曼桢对沈世均说的一句台词,听完这句话,心中已一片凄凉,人生的与无常已尽在不言中。此时此刻,还能表达什么,所有关于爱情和宿命的在影片中被证明为徒劳的挣扎,半生缘,半生的注定无法得到。

  影片《半生缘》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三十年代温婉、凄迷旧上海的故事。顾曼桢与沈世均同在一个纺织厂工作,在相处中,曼桢与温和敦厚的世钧相爱了。但两人的感情遭到了世钧家庭的极力反对,而曼桢的姐夫、上海阔少祝鸿才却把伸向了曼桢。阴差阳错中,曼桢被姐夫,而中的世钧无奈中接受了家庭安排好的婚姻。

  十八年一晃而过,世钧与曼桢又在上海重逢,上海还是那个风月的上海,街童的叫卖还在耳边回旋,黄包车咕噜噜驶过似在昨天,然而沧桑,世钧与曼桢二人恍若隔世,过去的事事非非似已没有意义去追究,两人都知道已经无法回到过去。在旧上海灯红酒绿、觥筹交错中,两人都已没了挣扎的气力。时间在那一刻已凝固,一句“再也回不去了”,让人不仅怆然泪下。

  从婉约情爱到苍凉人生,电影《半生缘》的展述有一番深沉的味道,这个哀怨的故事彻底地以宿命的结局完成了“苍凉”的主题,让我们不仅对张爱玲的哀怨。但事实又何尝不是如此,滚滚中的男男穿梭往来,把握了今天,却把握不住明天的变迁。

  上榜感言:每个男中总有两朵玫瑰,一朵红玫瑰,一朵白玫瑰 经典指数:★★★★半

  (同期):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上的一颗朱砂痣。

  这是张爱玲同名小说的电影《红玫瑰与白玫瑰》中的台词,关锦鹏以一种冷峻旁观的态度描述了一种无奈情感。在起落的电梯里红玫瑰那张娇艳明媚的脸映见她心底婉转曲折的心思,而洁净明亮的洗手间里白玫瑰苍白无色的生命水般流失。她们就是振保的生命里有两个女人,一个是他的白玫瑰,一个是他的红玫瑰。

  爱情中的玫瑰永远充满着周而复始的矛盾与无奈,现实中的拥有在很多时候无法填补心中最柔软的那块空间。在那块空间里,永远只能一抹虚幻的鲜艳。如同振保,荧屏以外的你我会在拥有与失去之间失去平衡,跌入无穷无尽的患得患失。所以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一种场景,拿在我们手中的那支玫瑰已经逐渐枯萎,而我们摘不到的那支,却在你我的心中绽放一生。

  岁月无情,花开花落,在泪光中,振保的红玫瑰与白玫瑰已是一种现实中的幻影。

  电影《李双双》中喜旺的这句名言最简洁最生动地概括了相当长一个时期以来中国人婚恋生活的特有国情。这句产生于60年代初的金言到了90年代仍然有着很高的引用率,乡村城市概莫能外。其充满幽默感和调侃味道的口吻表达的是大多数中国人要进行恋爱补课的良好愿望和无爱婚姻的决心。

  “先结婚,后恋爱”这是典型中国式爱情的表达方式,体现了中国民间的乐观与智慧,并带有自嘲式的黑色幽默。中国式爱情精髓在我们父辈那里发扬光大,他们就是那种不在乎结婚证书放在哪里的人。他们已经不知道结婚证书压在箱底下已经变脆发黄了,他们也记不得结婚的具体时间,他们没有甜言蜜语,也不哭闹假上吊,把手牵到老。这是中国式婚姻,这是我们父辈们所要的爱情。

  60年代人的心灵,在时间中印证慢慢变老的情怀。同心爱者一起慢慢变老,是折射爱情全景的结局,也是中国式爱情最大的理想和野心。只有他们在岁月的守护下慢慢变老时,爱情才会让他们有了足够的气儿,变成手中那根支撑虚弱身体的拐杖。

  a展开全部“死亡的解药?就是!”“别以为活着是理所当然,别等到来不及才知道珍惜。”来自电锯惊魂

猜你喜欢